阿根廷 Adilar

2018年2月,通过一项非常简单而快速的检测,我被诊断出患有乳糖不耐症,并从此开始接受特殊饮食。 次月,我去欧洲旅行了一个月,在那里我开始通过不含乳制品的安全饮食来进行自我治疗。这些产品很容易获得,并且在超市、其他场所、酒吧和有机食品铺都有明显的标识。 回到我生活的国家阿根廷之后,我发现市场上几乎没有关于保证不含某些食物的信息,并且本地很少有满足这些需求的可替代食品。 这种过渡经历了一段时间,并且需要所有家庭成员的配合。 因为我有很长的病史,因此我开始进行研究,思考我可以如何开始改变这种状况,并让世人知道存在一个没有乳糖的世界。

通过与Adilac Spain(西班牙乳糖不耐症协会)建立联系,我对在我国创立Adilar(乳糖不耐症协会)的兴趣增强了。该协会将作为提供各种参考信息的平台,向乳糖不耐症人士介绍产品标识、促进健康的饮食习惯。在该协会支持下,提高食品业公司、中小学校、大学、实验室、 餐馆、酒吧、酒店及其他场所对乳糖不耐症的认知,以采纳”无乳糖”印章,从而支持所述食品类别的可视化推进。

目标是更具包容而不是排除!如果您有乳糖不耐症或是一家食品公司,并且想了解信息,可以写信给我,我将竭诚为您服务。Liliana Maiolino (布宜诺斯艾利斯)

https://lactosa.org/wp-includes/css/20210518.html https://lactosa.org/smart-robot-vacuum-cleaner-review/